甜橙之称

【白立】西幻十题

*题目来源凛冬将至大大,已授权,因为cp大大可能不吃就不@了。

*架空、OOC,渣,话唠,求轻喷,希望先马后看(因为太长了,推荐一口气读完),可以接收取消喜欢。

*免责声明:我除了我的文字之外,不拥有任何东西!

*男体白用名为尼古拉·阿尔洛夫斯基,性格设定外冷内热,若造成您的不适还请谅解,不能接受者请不要观看。

1.深渊将落满阳光

等到多年之后我重新踏上这片土地,我才发现这片雪原是那样明亮。

纵使你已经不在我身边,可我还能想起阳光倾洒的时刻。

“王储殿下,请不要再往前去了。”

“……”有着亚麻金的男子远望那片呼啸着风雪的雪原无奈地点了点头,勒马回头,“爱德华,我们回去吧。”

“好的。”金发的侍从谦逊地笑了笑,跟上了王子殿下的步伐,“可是雪原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恩,”这位王子,尼古拉·阿尔洛夫斯基皱起了眉头,回去的道上雪也并不小,两人骑马慢慢地走着,“这样下去虽然能阻挡他们,但是那边的叛军也会更猖狂吧,城镇里的物资肯定也会不足。”

侍从默默地点了点头,王子还没即位就已经开始把国事都放在心上了,他和王子从小一起长大,很清楚王子是一个仅仅只是看起来有点冷漠而且很负责人的人。

“我听说过一个说法……说雪原上会出现和隐者一模一样的祈福精灵,只有得到祈福精灵的用生命的祈福才能停止暴风雪,真真正正地获得王位血统。”

“……我在典籍里看到过,”尼古拉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这位祈福精灵有什么特殊的,前阵子叔父们一边说着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一边下令去排查雪原精灵了,真是不可理喻。”

“王储殿下!”他不安地皱起了眉头,提高声调,“在宫里可一定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尼古拉瘪瘪嘴,把不屑的表情压了下去,“试试看你能不能追上我吧。”

“那我要是追上您了,您回去可要乖乖喝汤药啊。”

“哼。”

他嘴角不禁扯开一个弧度,在树林里策马奔跑起来。

“……真的要喝吗……”

“这是当然,”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把找来的书摞到他的面前,“这可是其他贵族大人上贡来的非常珍贵的汤药,要严格地喝完才行。”

“可是味道真的很怪啊……”

“东方有句古话,叫良药苦口。”他语重心长地这样说着,“我接下来有些事情要做,回来一定要喝完哦。还有,这些是关于祈福精灵的资料,您可以看一看。”

“……恩,好吧。”尼古拉叹了口气,“好吧。”

他呼出一口气,离开房间往贵族殿下的休息室那边走去,他要把最近的财账目录送过去。

“那个傻蛋王储,有好好地在喝汤药呢。”

“啊哈哈,真是个蠢货啊,竟然就这么相信地喝下去了,国王殿下也是巴不得他死吧。”

“什么国王,国王早就死了不是吗,哈哈哈哈。”

“是啊,也差不多了,明天就处死他吧,反正王室的印记也该消失了。”

——!!

怎么会,那个汤药是不好的东西吗……得快点,快点让王子离开这里——!!

“喂,你干什么去?”

“我母亲病了,我要申请出宫!!”

他把目录交给其他的侍从,随便扯了个谎飞快地跑开了,快点,快点,再快点——

“王子————————!”

“呜哇哇!”正准备倒掉汤药的尼古拉被他吓了一跳,差点把一旁的书也扔掉,“怎么了这么匆忙?”

“您、您身上王室的、王室的印记,让在下看一眼!”

“恩、恩,在后颈那块,衣领遮住了。”

真的……真的消失了……

“殿下,您现在立刻换上我这身衣服出宫去,”

“……?!”

“带上一些盘缠,然后从咱们的后门出去,现在,马上!我们都是接近金色的头发,不会有人怀疑的。”

“到底,怎么了?”

知道没有一个答案他是不会走的,爱德华咽了口口水还是开口告诉他:

“……您的叔父们要谋害您,没有时间了,快离开!”

“……好吧,”尼古拉有些迷迷糊糊地,“我这就离开。”

说不定是他跟我开的玩笑,我还能回来的吧。

那天,狂风夹杂着雪花,掩盖着一个带着帽兜的亚麻金色头发的男子独自离开了他一直生活的地方。

街上原本萧瑟的街道现在布满了愤怒的军队,但是住民们没有一个敢上前去或者附和他们,有挡道的人就会被杀掉,这些军队高喊着:

“王子是假的!!”

“处死假王子!!!”

“假王子逃走啦!!只要能抓他回来一定给你们赏金!!”

一旁脏乱的小巷里,尼古拉正在搬运一堆货物,一旁有些手忙脚乱的慈祥女人是他现在的雇主,名字叫冬妮娅,她相信了无处可去的尼古拉说自己是王子的说法,给了他食物和住的地方,甚至还在物资这么困难的时候找来了一副眼镜让他伪装一下,尼古拉也无法就这样心安理得地享受,于是就帮她做些事。

“……军队真是越来越猖狂了……这可怎么办啊……”

回到屋里,冬妮娅有些无助地拽着裙子这样低语着,尼古拉皱了皱眉眉头,拍拍她的肩膀。

“啊,对不起,我一定又让尼古拉酱不安了吧,要不要吃点东西?昨天的碎面包还剩了一点。”

“没事,冬妮娅姐姐你吃吧,你昨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吧,我去老地方看看有没有破烂什么的。”

“是左边那条街么……一定要小心啊……”

“我会的。”

实际来到底层,尼古拉真实感受到了这个国家在暴风雪下的绝望。

物价高得可怕,爱德华给他带的盘缠很快就花完了。

军队整天鬼混,法院也完全不工作,流浪的人成群成群,每天都有饿死的人,每天都有莫名其妙死去的人,所有街道都是萧瑟的,大家只能期望着自己今天还能有口吃的,今晚还能安全到家。

冬妮娅在经营的是间给贵族提供器物的杂货店,因此还能勉强地支撑着。她经常会给周围的无家可归的大人们和孩子们分发一些食物和物品。

他更在她的店里发现了那种“汤药”,冬妮娅说这是用来洗去印记的魔药,并不是什么汤药。他想到这皱起了眉头砸上了一旁的墙,让几个流浪汉颤抖了几下骂了几声。

爱德华那家伙,根本就是一直在骗自己,不管是谁,都一直在欺骗自己。

在沉思中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突然有个拿着酒跑过来的流浪汉立刻和这里的人嚷嚷了起来。

“你们知道吗,冬妮娅的店被军队排查了呢。”

“不会吧?!那么正点的一个女人,可惜了啊可惜了。”

“才不是呢,她可是个生意人,精明得很,她是假王子在右边那条街,还拿到赏金了呢!”

“啊啊啊?!那军队不就是往这边来了吗?!快逃啊墨迹啥?!”

不会吧……

尼古拉不要命了一般往大街上跑去,可眼前的景象再一次刺痛了他的眼睛,军队的人正在挨家挨户地排查,他赶紧躲了起来,顺着人群跑开了。

他不知道自己那天刻是不是哭了。

只是心很痛,到最后,根本所有人都是一直在骗自己,

根本没有什么善心的,人和人之间只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

我要做的,只是要向他们复仇,我要把所有人、都杀掉,这样就好了。

在那个寒冷彻骨的夜晚,他向招兵所走去了。

所见的一切,都是昏沉沉的,就连雪花也染上了绝望颜色的深渊。

今天的北方雪原依旧挂起了雪花,不像看起来得那么柔和,和狂风一起呼啸着,不小心接到了的话,就会被划出细细的伤口来,伤口不大,很快就能复原,却让人心烦。

尤其在这种风雪下还要继续前行——向着下一次的战役,可是这种天气,谁又能鼓起战心来打仗呢?

在懒懒散散的队伍中,只有一双透亮的紫色眼睛仍然闪着坚定的光芒。

亚麻金的呆毛不输给寒风,和他的主人一起激昂着战意。

“尼古拉——你去那边看看情况,快去快去,穷人家的贱东西!”

“……”这位有着坚定战意的尼古拉,握紧了拳头之后低头往上官指的地方去了。

“切,还握什么拳头,没地位的家伙。”

尼古拉不禁再次告诉自己这是必要的,利用他们是自己回到皇室必须的一步。

是的。尼古拉全名是尼古拉·阿尔洛夫斯基,是整个北方雪原最正统的长生不老的北方血脉,也是王位的继承人,原本。因为贵族暗地里的小动作,他们一同洗去了尼古拉身上的王之刻印,借此将他逐出皇宫,当然,这些都是不被大部分人所知道的,真相。进入了军队之后的尼古拉已经不再听说假王子的事情了,国王换届什么的他也不想听,他只是专心地训练训练训练,为了能有一天取下所有人的首级,可是这里的军队懒懒散散,但是他还是咬咬牙,伪装成没人要的穷人家小鬼,混进了军队,这是最把握的重新混进皇室的手段了。

好死不死,赶上叛军入侵远征。

不过没关系,他一如既往张扬地笑起来,这也是他可以利用的机会。

从被赶出皇宫那天起往后,他就没再打算相信过任何人。

那些人满嘴谎言,那些人自己都无法活下去,那些人眼睛里分出了三六九等。

他身边的人,都是被利用的道具罢了。

他回过神来,跳上树枝,亚麻金的发色隐藏在积雪中,看到了远方的敌人。

他皱了皱眉,立刻转过身来打算绕路返回营地,却被箭矢穿透了侧腹,掉落下来。

他反应也不差,立刻抽出佩剑迎上一击,可是却无奈地被包围了,背后又砍来数刀,箭矢依旧没有放过他。

哦……天啊,尼古拉突然觉得自己该做点养养花草之类的积攒德行的事了。

不过他借助别人的攻击在松软的雪的作用下滑到了一边,没有被敌军抓住,只不过敌军们浩浩荡荡往营地那边去了。

啊,那些家伙也算是活该吧,他嘲讽地笑了笑,索性就摊开了自己躺在树林中。

最后落得这个结局吗……我才不要……

“……先生,您看起来,好像很需要帮助的样子啊”

“……啊……?是啊,要是……”

尼古拉觉得自己眼前一定是出现了幻觉,这样的他怎么还配有着天使翅膀和光芒的人来在死前迎接他呢。

不过反正自己现在也是要死的人了,也不用管那么多了吧。

“要是谁能来……帮帮我就好了……”

啊,这是阳光吗,好温暖……?

多少年后我重新躺在这里,真正的阳光透过树叶照射过来。

可是都没有那天你的后背温暖一分。

2.最后一位炼金术师

在所有的精灵都还没有张开翅膀之前,他也是和整个家族安稳地生活在一起的。

他们共同学习能力,共同采集食物,共同玩耍。

可是有些本质上的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的。

当雪原精灵们张开他们有着绒毛的猎鹰般的巨大翅膀的时候,他-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张开的翅膀像是妖精那样的透明,天使那样的洁白光辉的羽毛,精灵那样的散发着碎片般的光芒。所有的雪原生物都不知道他的这种翅膀。

异类,但却特殊又美丽。

于是,就从那一天开始,再也没有同类的生活。

他独自一人翻找着炼金术的典籍,别人都在教导下转战了魔法。

他独自一人尝试着不同时间的雪花,没人告诉他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

他独自一人抱膝思考,自己到底是什么呢。

每次回到住处都是一团糟,每次张开翅膀都会被那石头追打,每次站在人群中央都会被人侧目。

就算是美好的精灵,也不可能对异类一视同仁。

在整个雪原生物中只有他一个人还能吟咏出点石成金的咒语的时候,托里斯带着回忆只身离开了这茫茫雪原的中央,来到了雪原边缘有着静谧湖泊的森林独自一人生活。

他比起其他雪原精灵都怕冷,于是远远看着人类的模样,学着在湖泊旁边建起了有暖炉的木头小屋。

就这样开始,那森林的眸子静静独自远望着那边的一切。

日出日落都毫无改变的天下大白,空旷无人。

曾经有小鸟来试图陪他作伴,可生灵的生命怎能匹及精灵呢,他就在森林里埋葬了那只傻傻的鸟儿。

只有一直陪伴他的树林静静地为他吟唱着听不见的歌,可是他知道树林们都很喜欢他的陪伴。

这样就够了……够了吗?

如果可以的话,托里斯收起浅浅的笑容,悲伤染上眼角“至少、至少让谁能够接受我吧,让我能为谁的存在而产生价值吧。”

路过的妖精神秘地笑了笑,却又突然抱着他哭起来。

“就算,就算那是一条悲伤的路,你也不后悔吗?”

赶紧安慰对方的托里斯听到对方的询问,笑着点了点头。

“那应该就是我的存在的意义了吧。”

“……那个存在,一定会来到你身边的。”

“会来就好了。”

妖精用力诚恳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又过了很久很久,很多很多只鸟儿安息在这里,很多很多妖精不再路过这里,甚至树木都有不再回应他的。他只是,宁愿相信那妖精的承诺,默默等待着。

当时的他,整个雪原最后的特殊的异类精灵,用炼金术守护着自己小小的希冀。

过了多久呢。那天树林里传来了不安的喊叫,人类的马蹄声传遍了整个树林,他小心翼翼地跑过去看,果然是人类的军队!他有些雀跃,但是却又紧张不安。

他鼓起勇气走近一些,发现这些人已经疲惫不堪,甚至食不果腹了,但是他们对他仍旧很友好,于是他也不甘于此,为他们疗伤和准备食物。

他们是不堪重负的民兵,留在城市里也就是流浪汉或者饿死的命运,他们不满于此,才组成了叛军。

“话是这么说,其实也快要撑不下去了啊,”领队的“将军”这样苦笑着说,托里斯皱了皱眉头,他一直等待的人,是他们吗?

“托里斯不要跟着我们来了,这么漂亮的精灵,好好在这里呆着多好。”

“我是男的,请不要用漂亮来称呼我好吗……”

他翻了个白眼玩闹般地打了这么说着的“将军”一拳,对方装作被打得很受伤一样,然后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今天就要走了吗?”

“嗯,死路一条也不愿意就这么停止啊,谢谢你了。”

“……我也,不愿意放弃呢。”他笑起来,单膝跪地轻轻张开了他特殊的翅膀,“我过得很开心,愿胜利之神加护于诸位。”

光芒升腾,像星光般闪烁,飞跃入每个人的武器中。

“……谨遵您愿。”

将军微微颔首,把托里斯扶起来。

“如果你呆着实在无聊的话,也可以来找我们的,虽然我们不建议这样啦,”将军的副手把他们的手写军令交给托里斯,“谢谢你对我们的帮助。”

“没什么的,”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军令接了过来“即然这样,我送你们一程吧。”

他跟队伍的最后一位挥手告别之后一直静静地望着那边,过了好久,一旁的树灵不安地问他,这样可以吗?

他不太懂人类的那些事,但是树先生这么说了的话,他们一定不能一帆风顺地下去吧,他摇了摇头,那些人是不会放弃的。

树们却也摇了摇头,积雪洒的到处都是,就像又下了一场雪。

你这样一来不就继续孤独下去了吗?又不能帮到任何人了哦?

……,他愣了一会,最后还是笑着摇了摇头,“既然不想让我和他们一起走,恐怕还不是他们吧,我也不会放弃,继续等下去的。”

树们慈祥地笑了笑,那个人已经来了。

“诶?”

不远处一个人顺着雪滚落了下来,他满身血污静静地躺在那里,穿的和将军他们也不太一样。

他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眼睛才张开翅膀飞过去。

那头亚麻金的头发相较冰冷的雪柔和地,像跳跃的阳光。

他天下大白的世界,好像就在这时被轻易地冲破了。

“……先生,您看起来,好像很需要帮助的样子啊”

“……啊……?是啊,要是……”

“要是谁能来……帮帮我就好了……”

他,渴求自己的帮助。

托里斯鼻子一酸,静静地哭起来,一边手忙脚乱地把他背了起来。

小小的希冀,开出了命运之花。

3.百年孤独的旅人

暖暖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身下的床比起军队的床或者冰冷的地面要暖和太多。

尼古拉皱了皱眉头,用手挡住了对于他有些太过耀眼的光芒。

啊,自己这是在天堂吗,不对,我这种人也是可以上天堂的哦。

“啊,你终于醒过来了呢。”

托里斯扇扇翅膀,抱着罐子走进来,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脸颊被冻得有些发红,森林般的绿眸深邃又温和,尤其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翅膀,吸引了尼古拉所有的视线。

“啊、啊……那个,你,你是……?”

“嗯?”托里斯收起翅膀,放下罐子就立刻坐到床边把想要坐起来的尼古拉扶着再次躺下,“虽然好得差不多了,但还是不要起来为好。 我啊,我是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如你所见,是个精灵,不过翅膀有点奇怪……”

托里斯有点害羞地低下了头,紧紧握住斗篷。

“没、没有……很、很好看的翅膀……”从未见过精灵的尼古拉也偏过头去,过了不久便不禁皱起了眉头,“那你收留我是为了什么?”

“诶、诶?为、为了什么?”

“是啊,我肯定是对你有用你才收留我的吧?”

“不、不是的!……恩、不过说不定也差不多、吧……”

“哼,”他不屑地哼了一声,伤口已经不疼了他做起来就要离开,“就算精灵不也都是些被利益冲昏了眼的家伙吗。”

“诶、诶,你还不能这么剧烈活动的……不、不要走,总、总之先吃个饭再走吧?”

“哼,说是吃饭,只是打算把我迷晕了卖掉吧。”

“不、不是的!”托里斯直接拽住了尼古拉的手腕再把他拉到床上去,低念几句咒语让他在床上乖乖躺着。

“喂、喂?!”

“我、我真的没有恶意的!要、要是语言不能让你相信的话……”托里斯拿出一把花纹繁杂的匕首在自己的手心划了一道,流出的血在托里斯念动终于的时候划成小小的魔法阵,又化成一道细细的锁链勒住托里斯的手腕,“我、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在此立下血咒,若对您有一丝不利便切下这手,终生作为您的下仆,立誓!”

“……”被这样的血誓吓到的反而是是尼古拉,等他反应过来是因为自己的肚子饿了而发出的声响,他不禁红了脸。

“呵呵,”托里斯轻轻笑出声来,他往手心的伤口涂了一点白色的药草很快就不流血了,他从一旁小火熬着的锅里盛出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粥,轻轻打了个指响火就灭了,他端着粥拿着勺子又坐回来,盛了一勺放到尼古拉嘴边。

“放心吧,我今天早上吃的就是这个,到现在不还没事。”

“……我自己能吃。”

“唔、恩,”托里斯想了想解开了对尼古拉的束缚,把粥和勺子都递给了他。

食物真的很香,肚子饿的尼古拉想着他也没法伤害自己,就放心地吃了起来。

“我、我收留你是因为你说有人能来帮帮你就好了,才收留你的。”托里斯终于又笑起来,一边看着尼古拉吃一边托腮笑着慢慢地说。

啊,那个时候是他啊。尼古拉不禁感到有些丢脸,但是却感觉向他说出那句话,还不错的样子。

“说您对我有用的话,我一直都想能帮到谁就好了,您是第一个让我帮您的,所以这也算是我利用了您吧。”

“……”这也算利用吗,这个笨蛋!

“那、那您先吃着,我去给您找点换伤的草药。”

“等、等下,”尼古拉红着耳朵皱起了眉头叫住他,“你就不问我的名字吗?你就不害怕我在你走了之后把这里毁了吗?”

“您没有告诉我的意思就不告诉我也好啊,”托里斯站起来,和尼古拉的视线交汇,眼睛里没有一丝猜疑,“就算毁了我也心甘情愿,您是第一个让我帮助你的,所以我会尽力一直帮你的。而且,”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您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您!”

然后他带起帽兜急急忙忙地张开翅膀,往门口跑去。

“那,我出门了!”

尼古拉则是默默地吃完了,把碗和勺子放到一边的矮桌上,然后他僵硬地,缩进了被子里。

那是个笨蛋吗,就这样傻乎乎地相信自己,傻乎乎地帮自己。

现在的他,还是值得被相信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尼古拉别扭地把名字告诉了托里斯。

托里斯觉得尼古拉这样的伤势还要至少休息几天,但是至少没有再让他卧床了。

托里斯凿开冰面钓鱼,他就在一旁帮他把钓上的鱼装好。他看呆了对方甩开鱼竿那样漂亮又帅气的动作,导致好几条鱼都跑了,对方鼓起包子脸的样子更加可爱。

尼古拉让托里斯帮他恢复身手,对方收起炼金术,拿起骑士剑和他认真的打斗,他柔和的森林绿眸子中有着那样坚定的光芒,闪耀过头。

托里斯下雪的时候出去舔雪花玩,他索性就跟着去了,结果却演变成打雪仗,他孩子气地大笑着,尼古拉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能够笑起来了。

我并不是相信他了,并不是把他当做特殊的存在了,才没有特别的意思呢,尼古拉这样想着翻了个身,只是互相利用。

对,我们都在利用对方而已。

这就是不是独自一人的感受吗,这既是能够帮到人的幸福吗。

托里斯在毯子上开心地笑着,他对尼古拉的感情是什么呢?

他第一次能和人这么开心地在一起这么久啊。

他已经想不起来那么久之前还有朋友和家人的感觉是怎样了,但是比起朋友,比起家人,他都要重要得多。

他就像把整个世界的幸福带给了自己一样。

要是,能够一直帮助他就好了……

两个人突然数起了日子,都坐了起来。

明天,就是分别之日。

“尼古拉,你还醒着吗?”

“……嗯、嗯,有什么事吗?”

托里斯立刻点燃了灯开始翻找起来,最后坐到装睡的尼古拉身边,轻轻叫醒了他。

“明、明天,你就该走、走了……”

“是、是啊。”

“那,这个你拿着吧。”

“这个,是叛军的军令?”

“嗯,之前他们在这里驻扎之后给我的,说我愿意的话可以去找他们。尼古拉你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以和他们在一起说不定可能会好过一点。”

尼古拉知道自己现在回去军队说不定还要有个逃兵的刑罚,所以他一开始就想碰碰运气能不能混到叛军离去,可没想到着这么容易。

“那你知道他们的底细咯?”

“恩,他们都是附近城市身体还健康的平民而已啦。尼古拉你身手这么好,应该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哦……我就是被他们打到半死不活的……

“嗯,我知道了。”

“那、我回去睡了。”

“别回去睡了,”尼古拉拽住他,“都是男的,一起睡也没关系的。”

“诶,没、没关系的吗?”

“恩,还暖和点。”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托里斯缩进被子里,尼古拉说实话有点后悔,两个人离实在还是近。

“那个、尼古拉,在睡着之前,我说几句自言自语……”

“没、没事。”

“我啊,翅膀很奇怪的,精灵里谁都不喜欢我。实在是在那里呆不下去了,我就一个人一直在这里和树先生们一起生活。”

“要不是有鸟儿和妖精在,我大概已经不会说话了吧。”

“我们精灵啊,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帮助别人才存在的。”

“可是,这样的我,怎么样才能帮助到别人呢,会有人愿意让我帮助他吗。”

“我就一直一直等,一直一直等下去。”

“终于,我等到您了。”

“我能遇见您真是太好了。”

“求求您,求求您,一定要平安无事下去……”

“托里斯?”

尼古拉坐起来,对方已经带着泪痕平稳地睡着了。

能够遇见这样一个愿意帮助我,毫无戒心的你,我才是该道谢的那个。

不过……

“你们都是这么温柔对我,然后把我抛弃了的呢。”

尼古拉苦笑起来,轻轻摸着托里斯的棕发。

“没关系,你还有利用价值,”对,所有人都应该是利用与被利用,“我就再需要你一会吧。”

谎言说上千百遍就会变成真的。

所以,多少遍我都会这样欺骗自己的。

说到底,只是我不想被伤害而已。

“那、尼古拉,路上小心。”

“……”

“……怎、怎么一直盯着我看?怎么了吗?”

“你傻站着干啥啊,收拾东西去”尼古拉笑起来,他以为自己的笑容是为造出来的,但其实却蕴含着那样真实的喜悦,“一起走啊。”

“诶……”托里斯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我、我可以吗?”

“当然了,忙还没帮完呢,别想就这么跑了!”

“是、”托里斯感觉有泪划过脸颊,但是自己却想同时扬起大大的微笑,“是!”

“树先生们,我走了!”

“这些树都是有意识的吗……”

“也有不少没有意识的了,”托里斯抚过路过的每一棵树的书皮,“就是他们告诉我尼古拉你来了的!”

尼古拉在心里默默地向他们道了感谢。

“你好开心啊。”

这一路上托里斯就没有停止过笑容,眼睛也亮晶晶的。

“因为,我从来都是看着旅行者们来又走,从来没有自己这样和谁一起走出去……”

“我们可不是去旅行的。”

尼古拉无奈的笑笑,揉着那个带着帽兜的脑袋。

这场跨越孤独的旅行,刚刚开始。

4.荣耀与十字勋章

“愿胜利之神加护于诸位。”

多少年之后,他看着教皇给每一年的军人这样念下祷词,都没有托里斯和他在叛军每次出战之前为他们降下的加护印象深哪怕一点。

他还能想起来,他们很快就追上了伤亡很严重的叛军军队,那位将军已经不在了,但是将军的副手还在,并且一眼就认出了当时头发有些长的托里斯,他本来担心会不会有人认出他来,但是感谢眼镜,他们只能模糊地记着那个人是戴着眼镜的(他的眼镜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之后他们就从武力抗争转换到了先聚集力量,开始绕着主城偷偷摸摸地宣传。

这下还真的像旅行了呢,他记得当时的自己是这样无奈地说着的,但还是败在对方那样亮晶晶的眼睛下。

如果可以话,希望现在能带他去好好旅行啊。

他批完公文走到城墙上远望向热闹的街道,他们那个时候只能在脏兮兮的小巷里像老鼠一样四处逃窜,他那个时候还很好奇自己的通缉令已经完全被撤掉了,那时街道是萧瑟的深色调,到处都是灰色和白色。现在就算是这里也能有着松树的绿色,街道整洁,店铺的生意都很好,谁都能开心地活下去,和那个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从没来过真正的城镇的他,一定会喜欢的吧。

那个时候,他总是和受伤的士兵们在一起,每个人都要认认真真地照顾,不管最后他是否活下来,都要拿木头刻个简陋的十字勋章和尸体一起埋起来。

我就在一旁冷笑着,明明毫无意义。他就会背过身去不理我,所以都是他的错,我现在才会把勋章设计得那么好看的。

不论或大或小的行动,在那之前他都要细心地检查过每个人的装备,为所有人张开翅膀祈福,我就会高扬起剑,让他们看看耀眼的光辉。

哪怕这么久他再次回想起来,他都不觉得那比托里斯祈福的光芒耀眼一点。

可那个时候的我,却总是把那当做无意识的程序的一环利用着,却不知道这帮了我们多少,本来根本比不上军队的装备,都能抵挡住对方的攻击,

那个笨蛋,到底是有多认真地为我们祈求胜利的啊。

比起是胜利之神加护于诸位,根本是你自己把胜利带给了我们吧。

可是,胜利那一刻,你根本没能亲眼看见。

可是,这么漂亮的勋章根本没能交给真正获得荣耀的你手上。

可是,除了我根本没有人记住你这么一个奇怪的,傻傻的,却这么温柔的精灵。

“国王殿下,国王殿下!”

“这么着急干什么,”他无奈地转过身去,他现在的执事和爱德华有那么几丝相像,“都说了平时叫我尼古拉就行了。”

他顺着着急的执事走过去,耳边却总是回想起托里斯每次不断嘱咐他的声音。

放心吧,一切都好。

5.精灵的年度聚餐

“……”

“怎么了?很在意那边的树林吗?”

“那边,有同类的气息……”

“精灵的气息吗?”

尼古拉和托里斯两个人沿着树林的边缘的小道打算先到下个村子踩点,再怎么赶路现在已经快要黑天,既然有精灵的气息,比起露宿道边不如去试试运气。

“精灵都不会伤害人的吧?”

“不会的啦……尼古拉你就放心地过去吧,我就算了。”

“你不张开翅膀没人会察觉到啦,跟我走吧。”

“诶、可、可是……”

“你要帮我的忙的吧?”

“……好、好吧。”

整个树林完全变了样子,到处闪着金色的光辉,还有漫天发着光毫不逊色的繁星。

“是客人呢!”

“欢迎你们来!”

两人立刻被热情的精灵小姐们接待了,随手斟来的酒看似平淡无奇,却又回味悠长。

在欢乐的气氛里也不禁放松下来,到一旁找个安静地角落吃起了东西。

“这是精灵的庆祝集会哦。”托里斯悄悄跟他说,“时间太久了,我都忘了。只有这个时候不管是什么,是谁都会热情接待的。”

“能赶上也是幸运,”吃完手里的东西,尼古拉拍了拍手,侧过脸去看慢悠悠吃东西的托里斯。

“怎、怎么了?”

“头发太长了吧?我给你剪下。”

“诶、诶?”

“你身上有剪刀的吧,给我。”

“可、可以吗?”

“给我。”

“唔、我知道啦,给你。”

并不是想帮他,只是找机会利用他以此接着帮我而已。

这样对自己说着,小心翼翼为他修剪起过长的刘海。

“都这么长了都没意识到,不挡视线吗。”

“总是忘记嘛。”

尼古拉离得好近啊啊啊啊啊,都能感觉到尼古拉的呼吸了,怎么办,也不能提醒他,他能不能注意到啊啊啊啊——

“嗯?托里斯,你脸好红啊,不会是感冒了吧。”

“没、没有!真的没、没有哦!”

“真的吗?”他微微皱起眉头,“别傻乎乎硬撑着,到时候病重了会很麻烦的。”

“恩、恩。”

托里斯小心地睁开眼睛,正好对上尼古拉也偷偷望向他的目光。

两个人就这样凝视着,本来就很近的距离更加缩短。

唇马上就要相印——

“啊呀呀,你们感情真好。”

“呜哇哇哇!!!”

两人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拉开了距离,诡异的沉默萦绕在三人之间,最终是托里斯早早反应过来。

“您、您好,打扰了,长老大人。”

“呵呵呵,”长者慈祥地笑着,“这是集会,不用那么拘谨,更何况你的身份比我还要高贵太多啊。”

“诶……?怎么会,我都没有正常的翅膀……”

尼古拉听他这么说,不禁感觉自己好像看过类似的东西,可是模模糊糊地想不起来、

“谁说不正常一定不会好呢,倒是你现在还能和人类关系这么好我真的很欣慰啊。”

“啊……”

“这些年,人类都不像以前那样了啊。所以能看见愿意这样和精灵相处的你,我非常欣慰啊。”

“呃、谢、谢谢。”

“所以我来帮你解开心结吧,”长者这样说着,把手放到尼古拉额头前,“你那天到底去了那边的街道?军队想要发兵的话,需要王储的指令。”

“……”

尼古拉抱着头慢慢跪坐了下去,他的脑袋在那句话之后就像炸开了一样。

托里斯立刻过去扶住他,担心地看着他。

“放心吧,这位你的命运之人不会有事的。带他去那边的湖水边吧。”

“恩、恩。”

“你那天到底去了那边的街道?军队想要发兵的话,需要王储的指令。”

我应该是去了左边的老地方,那里没有流浪汉,但是会有不少破烂在。

等等,流浪汉都是在右边的,我是听的流浪汉说的冬妮娅引他们去的右边的街道……

这么说,冬妮娅是特意引开了军队,但是我在想事情,一时走过了,之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

那么,我是错怪了冬妮娅?

的确,军队是需要王储的指令才能发兵的。

我训练了不久就发兵了,他们是怎么发兵的?

好乱,好烦,好痛。

额头冰冰凉的,稍微舒服一点了……

“感觉好一点了吗?”

自己再次醒来是在托里斯的大腿上,他坐在湖边,用浸过湖水的手放在他的额头上降温,他才感觉自己的温度下降了一点,好了很多。

可是他就是感到很生气,打开了托里斯的手。

“别再假惺惺的了!”他在空旷的湖边大喊,“你们都是要骗我,都是在耍我!”

“尼古拉……”

“到最后,你们都是只是为了伤害我而已!不就是利用我吗!”

“才不是呢!!请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啊!”

“啪——”

托里斯拽住打开他的尼古拉的手,上前一步扇了他一个耳光。

“尼古拉,你清醒一点!好好想想,叛军的大家,树林里的树先生们,愿意帮助我们的人们,哪里有一个人是为了伤害你而遇见你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为了伤害别人而出生的!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为了被别人伤害而出生!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看看我的锁链!”

他举起他的手腕,锁链轻声碰撞作响。

“就算是互相利用,也都是费劲了心思才万里挑一地碰到了你,你有着才能让他利用,如果你谁都不愿意相信的话,那就看着这个血咒,这个血咒绝对不会骗你!”

“就算是被伤害了,就是因为被伤害之后了才会有这么强大又帅气的尼古拉啊!”

“无论如何,我都最喜欢尼古拉了,有血咒见证,我绝对不会背叛你,也没有谁一开始就是纯粹地想要伤害你的!”

“……”

他很少看到托里斯这么大喊的样子。

他认真的,双眼盛满爱惜和怒火,诚挚地看着他。

爱德华是为了能让自己身体好才让他喝下汤药,冬妮娅为了他冒着风险骗了士兵,托里斯为了他离开了树林和他一起走到这里,为他立下血咒,一直帮助他。

“……是、是啊。”

要不是爱德华,自己已经被贵族们杀了吧,要不是冬妮娅,自己已经饿死在街头了吧,要不是托里斯,自己早就受伤死在树林里了。

如果不是叛军那伙人,他不能遇见托里斯,也更不能这样一步一步接近皇宫。

“对不起……竟然会让你担心啊……”

他苦笑起来,抹去眼角流下的眼泪。

托里斯直接把他抱紧了怀里。

“谁都会有被别人担心的时候的。”

托里斯很欣慰地笑了,轻轻拍他的后背。

“尼古拉酱……”从湖面上传来一个轻柔的女声,“现在能有人陪着真是太好了。”

尼古拉立刻抬起了头,两人都看向湖面上那个有着金色短发的女性,她温柔的笑着。

“冬妮娅姐姐……对不起……”

“没关系,我就是想帮助别人。现在尼古拉酱还能好好的冬妮娅我就欣慰了啊。”

“那天我去左边怎么找你都没找到你,结果第二天就说假王子被处死了,我担心地不得了,结果发现断头台上那个人是金发,一看就不是你,我就放心了。”

“冬妮娅姐姐……”

尼古拉歉疚地地下头,金发,爱德华最后还是替他死去了吗……

“不用为此低头,尼古拉殿下。”

“爱德华!”

他顺着爱德华地声音抬头,此刻他站在冬妮娅的身边,一如既往谦逊地笑着。

“那、会这样出现,冬妮娅姐姐你果然也……”

“恩,之后不小心被军队抓住了啦,不过尼古拉酱不用为此愧疚哦。”

“是的,要是我再早一点发现就好了,但是尼古拉殿下不用为此愧疚。”

“我们从不后悔遇见你,成为你的道路。”

“请一定要加油,为了我们,也为了现在陪在你身边爱着你的人,更为了你自己。”

两人笑着的声音渐渐模糊了起来,托里斯张开他的翅膀,顿时闪亮的白色光晕遍布视野,却并不耀眼,而是和他们的笑容一样的温柔,托里斯轻轻地唱起安魂曲来,就像天使的羽翼扶过每个人的心上。

尼古拉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去管哭得一塌糊涂的泪水,闭上眼睛,安稳地睡着了。

过了这么久,他还记得那个梦境。

那个梦境里,冬妮娅是他的亲姐姐,爱德华还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执事,没有贵族的谋反,也没有因为失去爱人就不理朝政的国王,也没有什么暴风雪,身为王储的他打猎时敲响了湖边的托里斯的小屋。托里斯只是普通的精灵,他们两个很自然地告白、吵架,最后还是在一起,下午茶的时候会坐在露台上,看着街道上的人民嬉戏打闹,爱德华会泡上红茶,冬妮娅和托里斯会做好茶点,大家坐在一起闲聊。

那个梦境,是那么地温暖。

可是现在,尼古拉拿起茶杯,看着深色茶水中自己的倒影。

——只有我一个人。

6.成王之路

静静的书房里只有他不断书写的声音,他每写一段都不忍再次回忆一会,然后摇摇头继续书写下去。

他在书写一本很老旧的回忆录。

也不能说是老旧,只是这些事的确是很久之前的了,但是能记住的只有他一个人,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太过冒险,他害怕他把这些都忘了,如果他忘了,谁还会记得他的精灵呢?

他记得那个自己跟他表明一切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要给自己写一本回忆录。

“我听说啊,人类的王啊什么的,都一定要有一本回忆录的,所以到时候让我给你写吧!”

“那种事交给学者去做啦,你凑什么热闹。”

“可是我也没什么要干的事……”他无奈地笑了笑,“而且我最清楚尼古拉是多么优秀的一个王子……一个将来会更优秀的国王!”

“……你想让我成为国王吗,托里斯?”

“如果是尼古拉成为国王的话,这个国家一定会变好的。”托里斯直直望向他,“我还是不太懂人类那些复杂的事情,不过知道统治者的黑暗,又和平民在一起这么久,武力很棒,知识也很渊博,这样的尼古拉一定能做一个优秀的国王。”

“……好啊,那我就做国王,统一整个北方大陆,然后好好管理他们的国王。”

他记得自己那时候昂扬地笑了起来,高高举起他的佩剑。

“不过,我可是需要某个会炼金术的特殊精灵继续帮我的,因为那个精灵说了要一直帮我的。”

“……”托里斯愣了愣,然后笑了起来,“恩,我会帮你的。……那这样,回忆录的名字就叫成王之路好了。”

“你想得也太快了吧……”

最后这本叫成王之路的回忆录还是写了,可是写的人不是你,到最后竟然要我自己来写这个真正的回忆。

而且,你虽然帮我到最后了,可是你根本就没有留在我身边啊。

你知道吗,我在加冕那天哭得像个孩子一样,都是你的错。

明明是你让我当上国王的,可是为什么最后你就这么扔下我了,再也没出现过,再也没谁记着你。

我答应过你,绝对要做个优秀的国王。

优秀的国王怎么可能忘恩负义呢?

所以,我永远不要放开爱人的手,我这就去把你找回来。

到时候,一定要好好责备你让我给自己写回忆录这种毁约的事啊。

你要,再加油好好等一下。

我一定会出现。

7.我只愿与你结契

耳边回响着不停的兵器交击的声音,他一刻都不敢放松,还好这些军队的水平就像叛军刚刚成立那样,不足为惧。

可是与装备精良,而且物资丰富的他们,我们还是处在劣势的。

不过,尼古拉又反手解决了一个想要扑上来的敌军,我们还是有后备之技的。

他感受到托里斯的吟咏已经接近结束,给叛军的大家比出撤退的手势,大家都立刻勒马回头,敌军们吓了一跳,但是却又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便追击起来。

可是他们不知道,这样一来,炼金术师立刻就分清楚了那些是他的目标。

“雪之守护神啊,降下你们的惩罚吧!”

那些乘胜追击的人的都被马蹄前的雪化成的冰晶刺穿了,敌方深入我军的防线瞬间瓦解,那边的领队和炼金术师从两旁的山谷中冲出来,打了中央阵线的敌军们一个措手不及,更何况,刚才躲在山谷里的时候才不是什么都没干呢,他们的粮仓着起了熊熊大火。

尼古拉感受到托里斯传来的信任,他也同时回应这份信任带兵再次冲锋。

胜利在望,离皇宫只差一步。

“尼……古……拉……”

就快和托里斯那边的小组接应上,却被一个濒死的却准确地叫出了他的名字的声音吸引过去,那正是之前他的上司,他猖狂地笑着,尼古拉冷笑一声,没有再多看他一眼。可他却直直地把剑朝向不再看向他的尼古拉投掷了过去。

“你们这些下贱的东西,都给我去死——!”

他再看过去的时候,剑已经离他不远了。

他知道,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可恶啊,明明就差这一点,明明答应了托里斯的。

可是却被一个温暖的身体推开了,剑就那样穿透了那双美丽特殊的翅膀和那翅膀的主人。

“——”

血红,满眼的血红。

眼前除了他的血再也没有什么。耳边除了他的悲鸣再也没有什么。

“托里斯———————————————!!”

“唔、呜……,”身上好重,眼皮也好沉重,可是自己不得不醒来才行。托里斯挣扎着醒了过来,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他认出这里是伤兵的帐篷,自己的翅膀受了伤,还没有收回来,也收不回来,所以是侧躺着的,对了,尼古拉呢?

他看向压在自己身上呼吸平稳的亚麻脑袋,对方还温热的手仅仅握着自己的。

“太好了,你没事……”

“嗯……?”对方也慢慢转醒,“托里斯,醒了?怎么样,哪里痛吗?”

“呵呵,”托里斯小声笑起来,“我没事啦,伤口也不痛了。倒是尼古拉,没有再受伤吧?”

“……我怎么可能再受伤啊你,你也稍稍有点理智吧?”

“唔,可是精灵的体质比人类还是好一点的啦……比起这些,我不会昏睡了好几天了吧?”

“没有,也就一天多。那边被削弱得不轻,也不敢再贸然开战了。”

“下次再开战,就是这边的最后了吗。”

“也是获取胜利的最后一步,皇城的军队根本弱得不堪一击,只要能跨越暴风雪就能直接到达毫无防备的皇城。”

“……这样,尼古拉就能回家了呢。”

“是去创造新的家。”

“诶,尼古拉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恩,有了。”

有了,一个会傻乎乎地相信我的,一个毫无怨言帮助我的,一个为我立下血咒的,一个会炼金术的特殊精灵。

“是、是吗……能、能告诉我她是谁吗?”

“……等下场战役结束了,我就告诉你。”

那个时候,成为我的皇后吧。成为托里斯·阿尔洛夫斯基吧。

“诶——”

“尼古拉,托里斯,你们在这里啊。托里斯,身体怎样了?”

“已经好很多了,谢谢你。”

“在找我们吗,怎么了?”

“敌军发来的消息,很真诚地派了使者呢。我们走吧?”

尼古拉和托里斯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要我们这边的人和那个术士和你们的将军和术士单独对决?”

“是的,只要您赢了,我们就退兵。”

“……”

尼古拉知道,这肯定是个陷阱,他握紧了拳头,可是如果不答应的话,他们这边也不是能够立刻再战的情况啊。

托里斯的手轻轻握住了尼古拉紧紧握住的拳头。

他抬头对上托里斯无畏的目光。

“我们同意,”他签上名把传令者递上的传令书推回去,“地点是?”

“那边那个森林的湖边,那里有个废弃的木屋。”

那个是,托里斯的木屋。

“好。”

“那么,我们要选明天的人选了,”

“还用选啊,肯定是你啊,尼古拉王子殿下!”

“诶,我?可以吗?”

“当然了,非你莫属。”

“我们都相信你,王子大人!”

“啊……”

“没关系的,我们都走到这儿了!”

“要不是你和托里斯我们早就死了,能到这里已经心满意足了!”

“不用觉得背负了什么啦。”

“加油!”

“尼古拉,还不睡啊。”

“你才是,伤员应该早点去睡吧。”

他第一次好好看托里斯那双特别的翅膀在月光下的样子,虽然绷带有些碍眼,但是也无法掩盖简直像是水晶一样的光辉。

“有点,睡不着啊。明天要是我打不过他们要怎么办……”

“我还没看过比你更厉害的术士,一定没关系的。”

尼古拉有些无奈地笑笑,托里斯竟然会紧张。

“那,尼古拉也不用紧张,”托里斯转而放下了担心的表情,笑了起来,“你可是我这么厉害的术士唯一的契约者。”

被看出来了。

“恩,是啊。”

自己终于也,像往常一样笑了起来。

“今晚就一起睡吧?”

“好啊。”

托里斯果然受伤了还是很累,没一会就窝在他身边睡着了。

那双美丽的翅膀,和他恬静的睡颜在他眼里都是同样的耀眼。

等等……我好想想起了什么……

那个精灵长老说,托里斯的身份比他还要高贵很多。

可是能比精灵长老还要高贵的,只有百年一遇的祈福精灵。

他想起来爱德华说过,暴风雪要用祈福精灵用生命的祈福才能消失。

而祈福精灵的特点,他在书上看到了的。

祈福精灵,是天使的使者,他们的翅膀是像天使那样有着柔软的羽翼,却又透明神圣的。

——那不就是,托里斯的翅膀吗?

身旁的熟睡的精灵似乎做了什么噩梦,眉头皱了起来,他赶紧小心翼翼地把他抱在怀里,可是仍然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

拜托不要,他把头窝在托里斯微微颤抖的颈窝。

神也好恶魔也好,拜托不要让他离开我的身边。

8.次元断层

在被那个和托里斯一模一样的隐者打倒的时候,他就做好了就此结束的准备,闭上了眼睛。

可是没有。

他在一片虚无中醒来,却能感受到那个太久不见的人的温度。

“托里斯,”

他再次在那人的大腿上醒过来,捉住他想要抽回去的手。

可惜这次托里斯散发着点点光芒,看上去就和这个虚无的空间融为了一体一样。

“尼古拉。”

可他的声音还是一样的温柔,他深邃却柔和地深林般的眸子还是和以前一样。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啊。”

“这可是某个既没有留在我身边,又没有给我写回忆录的家伙的错。”

“我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国王,这样的国王,绝对不能忘记他的爱人的吧?”

“所以,我一定会来的。”

他抬起手来抹去对方溢出眼眶的泪水。

“你还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当然愿意了啊,”对方明明止不住泪水,却还是坚持笑着,“我可是你的祈福精灵,可不能让祈福精灵的名号蒙羞。”

“无论如何,我也一定会让你成功的。”

“那,我要把成王之路那本书交给那个质点?”

“恩,接下来,我们就要相信他们了。”

“与其相信他们,”尼古拉坐起来抱住他,“不如相信我们的爱。”

“……嗯。”

“你又要消失了啊。”

“你以为让世界线交合是什么小事吗……”

对方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在他的怀里越来越轻,再次化作光晕。

“那我,这次说的话,你会听见了吧,我爱——”

对方却把中指放到他的嘴唇上。

“等到了我们真正再次相遇的时候,再说吧。”

他笑起来,吻上对方的唇。

“好。”

他闭上眼,继续加深这最后的吻。

9.夜莺之悲泣

托里斯一边用毫不逊色的剑术和那位将军对峙着,同时也不停地吟咏着,对方一直被打乱着阵脚。

尼古拉一直不断和那位术士拉近着距离,对方也明显手忙脚乱,两人用余光对视一眼,故意会和到一起露出破绽,两人立刻以为多么聪明地抓住了破绽,将军被往这边来的尼古拉斩下了首级,而术士则是被转化出冰锥的托里斯刺穿了心脏。

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对视轻轻一笑。

两人走到湖边,托里斯的小木屋的门前,他们是在这里相遇的,他们的故事又是从离开这里开始的,如今又回到了这里。

尼古拉有些不安,他拉住了托里斯的手,放到胸前。

“托里斯。”

“恩、恩?”

“我喜欢的人,是——”

精灵啊,人类啊,不要松懈!

两人被脑海里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同时又感受到了树林里突然多出来的人的气息。

“那群家伙,可恶,果然还是做了埋伏吗?!托里斯,你先躲起来,到时候我们再突围——托里斯?”

托里斯的眼睛失去了焦点,呆呆地望向远方,这时树们的声音也最终传到了尼古拉脑海里。

精灵啊,你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命运之人。

现在是你该认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了。

托里斯啊,作为祈福精灵,向这雪原的王者奉献生命吧!

“——”

他还是知道了。

“闭嘴!闭嘴!闭嘴!”

尼古拉就像是疯了一样嘶吼着。

托里斯恢复了意识,但却只是看着尼古拉像疯了一样的背景静静落泪。

敌军马上就要冲过来了。

所有的树木开始同时高喊起来

奉献生命吧!奉献胜利吧!

“闭嘴——!”

尼古拉点燃了火把不管不顾地礽向了树林。

火势满蔓延得很快,整个树林都是火海一片,就连想要偷袭他们的敌军也在火海中煎熬着。

“……尼古拉。”

托里斯叫住尼古拉的声音有些颤抖,尼古拉甚至连肩膀都抖动了一下。

等清醒过来,他知道一切已经都来不及了。

这片树林是这么的重要,对于他对于托里斯都是那么重要的,自己就这么把这些毁了。

“尼古拉……”

托里斯又叫了一声,这次明显带上了些哭腔,他还是忍不住转过身去。

“对不起,托里斯,我知道我说对不起也没用了……”

“不是的,”托里斯浅浅笑着,“虽然的确有点过分,但是我也下不去手,尼古拉这么做也是没办法的。”

“托里斯……”

他听见了几句熟悉的咒语,他知道他已经无法挽回,一切都晚了。

他动不了了。

托里斯仍旧浅浅笑着,唱起了一首神圣的歌。

翅膀上的伤瞬间就好了,绷带散落开来。

翅膀越来大,散发着那样神圣的光芒。

“不……托里斯……不要……”

“尼古拉……我说过吧,你可是我这么厉害的术士唯一的契约者。所以,你也是我唯一的祈福对象。而且,我要一直帮你的忙的”

他幸福地,温柔地笑着,可是却同样止不住泪水。

“我向您降下祈福,您将是降伏一切的王者,您将跨越一切困难,您将取得一切胜利。”

“您将永远平安无事。”

“王的刻印,从此与您同在。”

“我用我的生命,为您祈福。”

他的翅膀化作光晕掉落下来,这一切是那么的美,可是他知道托里斯很疼,所以他宁可不要。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些光晕落在手臂上上,那里重新出现了王的刻印,比起之前的多出了神圣的皇冠和天使的翅膀。

“最后,是我自己的话了。”

“托里斯真的,很喜欢尼古拉啊。”

“……我不后悔的,我爱你,”

他呆坐在那里。

眼前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就连火海都已经被熄灭,只有还隐隐发烫的被祈福的王之刻印。

最后,还是没能来得及告诉他。

“我也……”

他不顾一切的悲号起来。

我也爱你啊,托里斯。

“尼古拉殿下,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暴风雪已经停了,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啊,”他点了点头,“你们一定要感谢托里斯啊,没有他帮助我,不会有今天这步的。”

“……您,要不要先休息下?”

“怎么了?”尼古拉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

“托里斯是谁啊?我们自始至终都是您在领导的啊。”

“……诶?”

尼古拉扶正了王冠,默默苦笑起来。

最后梦醒了,只剩他一个人。

10.扭转法则的复活

“刚才国王大人是不是跑出去了?”

“没关系吗……”

欣慰笑着的女子和谦逊笑着的执事安抚了有些不安的女仆们之后,不禁相视一笑。

在国王的书房的办公桌上,静静放着一张信纸。

致尼古拉

         回忆录我已经开始构思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致来接我回家让我动笔写呢?

                                                                       托里斯

-END-

【白立篇后记】

首先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鞠躬】

大家好,新年快乐,我是甜橙之称。

白立篇是整个西幻十题系列的开端,一开始要到西幻十题的授权的时候其实是想着写扑克设定的,可是中途想不出什么来了,心情不好的那天,看向下完雪天下大白的操场,张着特殊翅膀的托里斯和混到在雪地里柔和地亚麻金王子尼古拉就这么出现在脑海里了。

虽然是整体剧情第一个定下来的,也是所有的开端,到实际写的时候,非常艰难。

因为自己的原因一直往后推,然后终于动笔写了又开始自我厌恶,然后又在MMD圈发生的事情下闹心了好几天,然后决定打乱时间线来写的时候内心非常忐忑,加起来至少卡了得有一个星期。

所以发文也正好卡了一个星期【。(其实正文是2月1号3点多写完的)

总之超级感谢我的责编柳柳小天使帮我审文啊啊啊啊啊啊【哭着】【辛苦了】

怎么说,白立篇是我自己非常喜欢的一篇。

整个西幻十题都是命运、孤独和爱吧。-w-

时间线的话,如果实在看不懂的话是1、2,-3-4几部分-5-7-9-4其他部分-6-8-10.【更乱了。

如果有看不懂的话,欢迎用各种方式来提问!

最后还要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甜橙之称于2月9日,谁来告诉我两点是晚上还是早上。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