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之称

【露加】西幻十题

*题目来源凛冬将至大大,已授权,因为cp大大可能不吃就不@了。

*有一丢丢副cp立白和露立表现,之前没有标明非常抱歉【土下座】

*非常OOC,非常渣,而且话唠,但是求轻喷,希望先马后看,可以接收取消喜欢。

*免责声明:我除了我的文字之外,不拥有任何东西!

1.深渊将落满阳光

 

他怀着希望从遥远的北方来,带着满身白色的微凉。

他抖抖耳朵,走到这茂密的嫩绿色森林。

刚刚到来的阳光仍然懒洋洋地照下来,阳光妖精们也都懒洋洋地跟他打招呼。

他对于这样的温暖很惊喜,不禁伸出手去捧起那样暖暖的阳光,阳光就如涓涓细流般从他手中流下,似是绸缎,却又像流水。

妖精们不禁嬉笑起来,在他们的怂恿下,他小心翼翼地尝了尝。

蜂蜜的甜味。

春天的惊喜。

 

“花儿不都是春天开的吗?”

“这里花期会晚一点,快点快点,手别闲着!”

脱下了厚重的大衣,因为从未经历过得高温被迫换上单衣(不过还围着围巾)的他有些不习惯,抖了抖自己圆圆的尾巴。

叫不出名字的花们漫山遍野的开,随手摘来一朵都是棉花糖的甜美。

妖精们为了精灵的盛会开始准备,硬是让他来帮忙采花。

可他是一头小熊妖啊,怎能在阳光的炙烤下坚持太久。

他最后把花们乱扔一通,又舔起了夏天的蜂蜜,有点烧烤的味道。

“诶嘿嘿,伊万先生,辛苦你啦!这些花就够用了!”

“这是送给伊万先生的谢礼!”

“哇——”他看的眼睛都直了,他从没见过如此之多的向日葵。“真的能给我吗?”

“诶嘿嘿,当然可以!今年多亏有了伊万先生的帮忙,才能这么顺利!”

“那边的平原上有很多,虽然离人类的村子很近,不过没关系的啦!伊万先生喜欢我们明年一起去摘!”

“嗯!”他满足地笑了起来。

花朵的香味。

夏天的礼物。

 

橙色和红色飞舞,他还来不及抓住看看那是多么漂亮的图画,燕子一般敏捷的他们已经飞走。

天气又冷起来,小熊又穿上了大衣,抱着蜂蜜罐子开始到处攒过冬用的蜂蜜,秋天的蜂蜜带着枫糖的味道,最为甜美,还有精灵们在魔法和炼金术的帮助下酿起的很香的酒,他再去抓几条鱼,这里的冬天也比那边暖和,在自己的山洞里可以美美地过冬了吧。

最近树林里非常寂静,精灵们都去了盛会之地,除了默默不语的低级树灵之外没有什么闹腾的活物。

不过,小熊回想起来,以前会有两个很可爱的金色的身影出现呢。

他很开心,来到这里他终于有了这么多好朋友。

接近傍晚,从夕阳中抓来一块舔一舔,呀,一股焦味,这是怎么了?

“熊先生,精灵小姐,快逃————————!”

遥远处传来的呐喊,他听不太清,但是本能让他感受到了危险。他从自己的山洞里召唤来自己的武器,怒气染上了仍在微笑的脸。

可是为时已晚。

精灵们的家已经变成一片火海,呐喊声无处可寻,只有几滴孤零零的血液。

他已经什么都做不了,因为愤怒紧握的拳头,呆然掉落的水管。

乘兴而归的妖精们眼神一片死灰,茫然无措。

“伊万先生,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泪水的咸味。

秋天的灾难。

 

随着一层层薄薄的雪落下,森林里再无生机。

他邀请妖精们来到自己的山洞居住,可是妖精们用带着怨恨的眼神狠狠地拒绝了他。

但是没有了住处的妖精们是非常虚弱的,他们一个一个的死去了,化成灰,或者回到天空的怀抱。

小熊没有去看这一切,他躲在自己的山洞里,抱膝坐着,耳朵聋拉着。

向日葵枯萎了。

可是他太累了、太困了。这里也没有阳光了。

他想着,明年春天就去跟他们和好吧。

迷迷糊糊地,终于睡去了。

死亡的苦味。

冬天的离别。

 

第二年春天,他醒了过来。

春天的阳光仍然是初识时的甜味,可他却再也没有找到妖精们。到处都静悄悄的,树却越长越茂密。

夏天的花仍然到处开,可是却再也没有谁会让他帮忙摘花了,再也没有谁会送来向日葵,甚至再也没有人类的村子了。

秋天的暖色调图画仍然到处飞舞,可是到处也没有乘兴而归的谁了。

冬天的睡梦中,仍做着曾经的美梦。

醒过来依旧什么都没有。

小熊在森林里默默等待着,他静静地微笑,不断地跟那些想要偷走这里的东西的人战斗,剩下的时间就自己所在自己的山洞里。

自己一个人。

“万尼亚又变成一个人了。”

小熊越长越大,却仍像个孩子那样抱膝,聋拉着耳朵,喃喃自语。

 

可是那一天——

就像阳光的蜂蜜那样的温度,轻飘飘地落在了他面前。

没有声响,连树都停止了低吟。

紫罗兰色大大眸子同样有些惊讶,但却仍然保持着微笑。

 

这样的阳光,突然就无声地洒下来了。

 

 

2.最后一位炼金术师

 

他记不起来自己是何时变成这样的。

他记着元素的韵律,能唱出妖精的歌,画得出记忆中的图谱。

可是几乎没有人类能感知到他的存在。

与他有关的所有一都悄无声息起来。

甚至他有一次试验新的炼金术,爆炸声大到他几乎听不见声音,可是外面一切都是照常的。

就像他站在线的这边,而人们站在线的那边,中间是漫长的真空,却又似乎和空气没什么两样。

 

但他记得一切。

他叫马修·威廉姆斯,有一个力气很大,虽然总是很闹腾但其实很乖巧的弟弟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们的父母出门远游,他跟随母亲的步伐成为了一名已经失传的炼金术士(这件事是被保密的),而阿尔弗则因为其超乎寻常的对武器的控制能力而成为了将军的学徒,被派去了遥远的海岛。

他记着每一件他经历过的或大或小的事,记着每一朵他见过的花,记得他每次一吃过的枫糖浆的味道,他记着每一次鼓起勇气和别人的相处交谈。

可他们都不记着他。

 

他尽了最大的努力,或是学着他弟弟曾经的那副蠢样在人们面前玩英雄游戏,大吼大叫,甚至鼓起勇气施展出了礼花形状的炼金术,那样漂亮,人们却只是漠然的,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投来,擦身而过。

他那一刻,呆怔在那里。

 

马修·威廉姆斯,身为人的存在感已经被抹消掉了。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泪水已经掉落了。

十分神奇的,他还能尝到咸味。

 

可我们的透明人炼金术师先生没有就此放弃。

他在自己的房子里对着整整一个屋子的书展开了攻势,他可不会轻言放弃,一定要找出原因来!

 

祝福新年的烟花闪落了,鬼屋中仍然亮着微弱的光芒。

嬉笑打闹的孩子们从鬼屋前跑过去了,没有发现透明人先生呆毛一晃一晃地思考。

庆祝丰收的队伍过去了,没有看到抱着枫糖浆睡在混乱的典籍上的透明人先生。

圣诞节的钟声响彻时,鬼屋的主人终于合上了最后一本典籍。

 

炼金术师先生在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仔细地画上了魔法阵,点上了烛火。

他要尝试的,是唯一会出现这种现象的禁术——空间转移魔法。

魔法本不属于他的炼金术的范畴,可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他狡黠而自信地笑起来,他一定会成功的!

 

可当他发现自己连落下的声音都没有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失败了。

他正感到泄气时,却对上了一双惊讶却狂喜的紫水晶。

奶油色的熊耳突然就立了起来。

 

3.百年孤独的旅人

 

“您、您好……”马修终于从呆愣中回过神来,“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是马修·威廉姆斯,请问您是?”

“嗯哼~”伊万也从惊讶中恢复过来,对着有些通明的马修发出了感兴趣的笑声,耳朵抖了抖,“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如你所见,是只熊妖哦~这里是我的山洞,虽然突然来访有点不爽,但是能有人来万尼亚很高兴,你好像不是一般的人类?”

呼,太好了,是只温和的熊妖啊。马修这样松了一口气,坐到了一边,接过对方递来的泛着波纹的露水,带着一点点的酸甜的浆果味道。

“是、是的,”他还是有点紧张,随着动作点了点头,“如您所见,我没办法被人类察觉到,自己做什么都没有声音,你看。”

他这样说着,同时高高举起拳头砸向身边的石头墙壁,空气却什么都没有传播,连震动都没有,可他的手却疼的要死,他不禁痛呼。

伊万看的饶有兴趣,但看到他因为痛楚而眼角泛泪赶紧抓住他的手给他抹上草药。

马修吓了一跳,呆毛都竖起来了。

“你、你碰得到我?”

“诶~?”是哦,存在被抹消到这个程度,没想到就这样被他轻易的触碰到了,他不禁更兴奋了,耳朵又抖了抖,“那这样一来,万尼亚就抓到你了呢!”

“恩、恩……”沉浸在惊讶中的马修只能默默发出含糊的回应,他的心难以停止地在跳动,明明这样欣喜却又在不经意间泪流满面。

“是、是我抓疼你了吗?”

伊万小心翼翼地问,他太久没有这样触碰过谁。

“没、没有的,伊万先生。”马修微笑起来,“这么久、这么久,都没有人看到我、碰过我,您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我、我只是太高兴了。”

伊万心跳漏了一拍,转而把手签成十指相扣。

“我、我也是……”他小声回应,“把微微泛红地脸埋进围巾里,“那、我们、这样一直牵着手、可、可以吗?”

“恩、恩。”从手那里传来的对方也一样狂奔不止的心跳,那样可靠的温暖,他离开这样的温存再久了,忍不住、忍不住就想再多感受一些,“不、不过,先让我擦一下眼泪把,这样有点麻烦。”

唯一的左手摘下了眼睛,这样就没有办法消灭那些残留下来的泪水了。

“那、万尼亚可以尝尝味道吗?”

自从来到这里,伊万就喜欢上了尝各种各样的东西的味道,喜悦的泪水,他还从来没有看见过。

“诶、欸—”惊呼起来本想拒绝的马修,看到对方都要闪出星星来的包含恳求的眼睛,甚至连毛茸茸的小尾巴都晃动了起来,还能怎么拒绝,他点了点头,“可、可以。”

“哇—!”就想小孩子那样欣喜地笑声欢呼起来,伊万凑近了马修。

他舔了舔,就像蜜糖一样的味道,会让人一起跟着喜悦起来啊。

伊万先生、离得好、好近啊啊啊啊!

马修觉得他的大脑快要运转过快当机了,但是从伊万先生身上传来了很治愈系的动物味道,让人安心,他因为这样的味道不禁偷偷笑了起来。

伊万正巧捕捉到了这样一瞬的甜美笑容,他才意识到他离马修是这样的近。

他触电一般缩回了原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让马修擦干净眼泪。

马修擦干净眼泪,又重新对他伸出手来,伊万看着那样高兴地笑着的马修,自己的神采也染上了兴奋,回握上了马修伸出来的手。

“那你是怎么来到我这里的呢?”

“其实上,我是一名炼金术师。”马修有些腼腆地挠了挠脸颊,“我查到空间转移有时会导致使用者的存在感丧失,于是我就用反转术式试一试,结果没想到转移到了这里来。”

“诶……原来是这样啊。”

“那、伊万先生呢?您应该是北方的熊妖吧?”

“嗯哼~小马修不愧是炼金术士。我啊,是一直旅行到这里来的。”

“从北方吗?那么远的地方?”

“远不远万尼亚已经记不清楚了。”伊万把目光投向遥远的那边,微笑也淡了些,“从我记事开始,万尼亚就是一个人,到处是雪和冰,冬将军总是那么的喜欢我。”

马修不禁握紧了伊万的手,对方偏过头来回应他一个微笑。

“后来,好多人来去了那里,好多熊妖都远离了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留下来了。我很难过,可是这时候有一个人类收留了我。巧的是,他也是一位炼金术士。”

“诶…那人对伊万先生一定很好吧…”

“嗯!他会做甜甜的东西,还会给我酒喝,更重要的是,他会给我念好多好多的故事,他经常跟我说西边有着非常暖和的大海,他还会一直跟我念一首没有什么韵律的诗,‘北方的雪原闪着光芒 南方的阳光隐隐细语 东方的森林静默微笑 西方的海岸蕴藏泪水 西北的巧合构筑奇迹 中央的隐者缓缓叹息’,明明我都不记着他的名字、他的样子,却还记着这首诗。”

“这首诗,我也有很深的印象呢……”

“是吗!”伊万又欣喜地笑了起来,“之后他们好像是受到了很严重的袭击还是什么,那时我还小,人类的事情都搞不懂,需要排查每个人的住处,他就为我打点了行装,让我往西北方旅行。”

“然后我就一直一直走,奇怪的是路上都没有什么人,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终于走到了这里。那个时候这里还有妖精们,我们在一起很愉快,万尼亚终于不是一个人了。但是那年秋天有人烧了他们的住处,我去得太晚了,乘兴而归的他们以为是我做的,,我邀请他们来这里过冬,可是他们没有。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出现。”

“怎么这样……”

伊万勉强扯开了一个笑容,但耳朵还是聋拉了下去。

“之后、我就一直一直一个人呆在这里了。”

“万尼亚一直一直,孤独一人。”

 

4.荣耀与十字勋章

 

马修终于能明白了握上他的手时,他那样的小心翼翼和欣喜。

他松开了相握的手,这让伊万不断地颤抖起来,难道他也怨恨自己了吗?自己又要一个人了吗?小熊害怕得甚至眼角泛泪。

马修只是把这个跨越了百年孤独的旅人,轻轻地,却又坚定地揽入了自己怀里。

摸摸他的头,又转而拍拍他的后背。

“我能触碰到你真是太好了,”他小声感叹,“我有个弟弟,小的时候总是害怕被留下来等待,可是我有的时候要出门办事还是要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

马修的声音一直很轻,柔柔的,像夏天花朵的棉花糖味。

而此时,这样的轻柔声音却又有些深沉,但却依旧温柔。

“恩。”

伊万静静回抱马修,放心地把头埋在马修的颈窝,心满意足地感受着令人安心的温暖。

“当我办完事回家之后,我每次都会这样抱着他,摸摸他的头、又拍拍他的背。”

“告诉他,他能和孤独作战,是个了不起的孩子。这是好孩子的荣耀。”

“所以说,伊万先生。您辛苦了,您和孤独打了胜仗,”

他这样说着又和他拉开了些距离,展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可是我见过的最了不起的荣耀!”

伊万的伪装面具怎能在这样的笑容下怎能躲藏,早已不知到什么时候掉落崩坏,他把脸埋在马修肩头,终于把这样漫长时间中的泪水倾泻出来,泣不成声。

马修用力地,再次抱紧了他。

他好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也同样的把脸埋在对方那有着至于的动物味道的肩头,毫无顾忌地微笑起来。

他捡起没有形状的伪装面具。把此时的心情全都注入进去,将它变成了一朵向日葵和一只小熊形状的勋章。

伊万终于停止了哭泣,正一脸惊奇地看着马修的做到的事情。

“这就是炼金术吗!好厉害诶,向日葵哦!”

“是、是的,虽然只是一些小戏法而已。”他不禁带着成就感笑了起来,“这是颁给您的勋章,伊万先生。”

“那,小马修应该也有一个,你没有放弃,最终到了我身边来。”

马修楞了一下,随之四目相对,相视而笑,给互相带上了勋章。

伊万的果其不然是向日葵,而马修的则是小熊。

 

如此这般的,马修就这样同样在这个山洞里定居了下来。

毕竟,我们终于战胜了孤独。

 

5.精灵的年度聚餐

 

阳光暖暖地倾泻进来,马修先醒过来,晃晃悠悠地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身边的小熊感受到了热源抱枕的消失不满翻过身去,惹得马修笑起来。

昨晚他们两个人跑去看了星空,很晚才睡,现在快到正午才刚刚清醒。

但其实让马修清醒过来的,是他放置在森林里的感应石。

竟然有不是人类的客人来了。

可是伊万嘟着嘴的睡颜也太罕见了,更何况他们没干什么不好的事情,马修就饶有兴趣地拖着下巴,一边戳着小熊软糯的脸,一边笑着偷偷珍藏起这幅画面。

 

“有不是人类的客人?”

伊万终于在马修的骚扰(?)下醒了过来,正等着马修把蜂蜜在烤鱼上浇好递给他。

“是啊,感觉像是精灵,还有不少呢。”

“嗯哼~”幸福地咬了一口烤鱼,再喝上一口酒,意外露出了满足地笑容,“他们没做对森林不利的事就好。”

“我想也是,”马修点了点头,“会不会是精灵的年度集会?现在是秋天,树叶是这么漂亮。”

“说到这个,我们要开始存有枫糖味道的蜂蜜了哟,虽然今年冬天有马修在不会无聊得只能睡觉,我们还是准备好过冬的食材才好。”

“枫糖的味道的蜂蜜!我都有点等不及了啊!”

“马修真是喜欢枫糖呢。”

“那、那个……”

从洞口传来了小心翼翼地询问声打断了马修刚要进行的日课-对枫糖的赞美颂词,能在阳光的折射下看到透明的精灵翅膀。

“我们听树灵先生们说,这片森林的主人住在这里,我们是打算在这里举行盛会的精灵,来邀请两位。”

马修和伊万对视了一下,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慢慢的好奇和期待。

于是他们捧起了装蜂蜜的罐子,熄灭了篝火,应声走了出来。

 

森林似乎已经变了样子。

明明是白天,还有着秋天不太灿烂的阳光,却到处闪着银色的光芒,精灵们做的点心漂浮在空中,随手举起杯子来就会斟满美酒。所有人都欢笑着,或是唱着歌,或是跳起舞。

马修对于这里所有存在都能看到他的这一事实非常满意,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了一片,伊万一开始有点小别扭,最后在马修的帮助下还是很快得就融入到了庆典的气氛当中。

他难得和一群精灵举酒欢笑,而马修则被前来邀请他们的那位精灵一同去练习编花环。

 

“说起来啊,熊妖小哥?”

“嗯哼?”

一只酒量不太好的精灵靠了过来,伊万也很开心能和他们聊天,但他其实更想看醉了的精灵的互爆丑事,所以一直在旁观。

“你和那位炼金术师小哥是什么关系啊?”

这么一问,就把伊万噎住了。甚至差点连口中的酒都呛到。

他和马修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要说是朋友的话,那种程度完全不够,是他拯救了自己,是他救赎了自己。

这段日子以来,睡迷糊的表情很可爱,毫不避讳自己对枫糖的狂热也让人着迷,固执的时候生气的神态也很惹人觉得可爱,沉思的时候微微皱起的眉头,发呆的时候紫罗兰的眼睛里闪着微光,轻柔的声音,还有他无论如何都那样耀眼的笑容。

想要就这样和他一直一直,战胜孤独。

“果然,小哥你是喜欢他吧?”

喜欢。

我喜欢他。

伊万·布拉金斯基喜欢马修·威廉姆斯。

 

“哇—马修先生的手真的好巧,不愧是炼金术师!。”

“啊哈哈,这和炼金术师没关系的啦。”

他们这边简直是手忙脚乱,本来是当消遣玩一下,结果却几乎把所有路过的精灵都吸引过来了,一边教着一边做着,甚至最后舞蹈的队伍请他们做了一套花环。

“来,请用饮料。”

“啊、谢谢你。”

他的酒量不是那么太好,只能喝这种度数比较低的饮料,他不禁把目光往伊万那边投去,看到伊万开怀大笑的脸,他不自觉间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诶--马修先生您和熊妖关系真好啊——-!”

“诶、我、我觉得还好啦……”

能遇到他真的事最好的礼物,终于被人看见,终于被人触碰,终于能被某人发现,终于能一起战胜孤独。

“咦?”妖精小姐歪了歪头,“您这么说他不会受伤吗?”

“诶、会、会的吗?”

“当然了!恋人之间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恋恋恋恋恋恋恋人?!

怎怎怎怎怎怎么会?!

可、可是、伊万先生有些软糯的声线,总是灵动的紫水晶双眸,坚强地有些让人不放心,看起来似乎很天真但其实天真背后有很可怕的一面,总是孩子气般地赌气,又喜欢伪装自己,不管怎样的伊万先生都是那么迷人。

啊啊、心跳跳得太、太快了。

我才不管什么吊桥效应,危锁效应什么的呢。

喜欢。

我喜欢他。

马修·威廉姆斯喜欢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先生!”

看到伊万放下酒杯往这边走来,精灵小姐很识趣地吐了吐舌头,飞开了。

伊万坐到他身边,牵起手来,一如他们的初见。

“花环,给你。”

马修脸颊开始升温,为伊万用另一只手戴上花环。

“谢谢~小马修手真的好巧啊~”

正巧两人四目相接,都从对方的眼里流露出来绵绵情伊。

““然后,””

他们听见他们齐声说,

““我喜欢你。””

 

额头抵上额头,鼻尖触碰鼻尖,最后嘴唇相印,定下爱的誓言。

 

伊万沉浸在幸福中,凝视着同样微笑着的马修。

但是突然他的幸福感开始减退,明明在阳光下,他却感到有些冰冷。

马修没有影子。

甚至连马修本人都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透明。是真的连躯体都透明的那种透明。

他立刻紧紧地、紧紧地把他楼在怀里。

宁愿那是错觉。

 

6.成王之路

 

下雨了。

秋天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带着满满的凉意,乌云遮盖着天空,不见阳光。

马修缩在无精打采的小熊怀里,坐在篝火的附近昏昏欲睡地取暖。

“秋天的雨一点都不好……”

小熊闷闷地嘟囔着,对于没办法外出活动他简直就是满满的怨气。

“但是天气是这样也没办法啦。”

马修看着他闹别扭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往后仰去拍了拍他的头。

“一般这种下雨天我都会看看书什么的……旁边放着枫糖水……”

马修用手抵着下巴认真的想了想,没想到小熊却突然来了精神。

“那马修可以读书给我听吗?”附带闪着渴求星光的紫水晶。

马修笑出了声来,“乐意之极,”他吻上伊万的额头。

 

“就是这本书。”

“看起来已经很老了呢,还是手写的呢……还挺薄的,是故事书吗?”

“不知道,是那个人塞进我的行李里的,一直也没有人读给我听。”

“是这样的吗……名字叫做,成王之路……”

 

那是一个有些悲伤的故事。

书的扉页上写着“永远不要放开爱人的手。”

北方的王子被赶出了皇宫,他谁都不想信任,寻找着一切能利用的机会。

他加入了北伐的军队,想要立下一番战功,却在一次战争中受了重伤。

他本以为自己会就这样死去,却被一位善良的精灵救了起来。

那位精灵和北方的雪原精灵们很像,却有着天使般的翅膀。

精灵独自一人住在湖边的小屋里,直到救起了他。

王子想着,他可以利用这位会炼金术的精灵,于是就安静地留在他身边养伤。

精灵从没有想过那么多,他只是很喜欢很喜欢这位人类王子。

王子想着,精灵的能力那么强大,一定可以帮助到他。

精灵想着,自己能为他做到什么就好了。

王子想着,精灵的性子那么善良,一定可以欺骗到他。

精灵想着,希望自己不要被他讨厌才好。

王子想着,精灵的一举一动都那么可爱,一定可以喜欢上他。

精灵想着,他是那样的喜欢着王子,可以为他付出一切。

王子必须要离开了,精灵跟在他的身边,南征北战。

他们获得了不可小觑的功绩,王子还是十分固执地对自己说着,我要利用精灵,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利用精灵而已。

最后的决战那天,王子和精灵孤身在精灵的湖边小屋迎战。

敌人们潜藏在善良的精灵照顾的森林里,精灵无法下手去攻击。

王子求胜心切,一把火把全部都烧了个干净。

精灵默默地想,他应该为王子付出一切。

于是他张开了天使般的翅膀,用自己的生命为王子赐予了庇佑。

精灵不是普通的精灵,是天使的使者,祈福精灵啊。

王子在精灵的赐福下,击败了所有的敌军,终于又回到了皇宫,加冕为王。

可是他的心里,满满是对精灵无法说出口的爱意。

最后王子最后消失了踪迹,去寻找为了他而消失的精灵。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精灵好傻啊,”伊万闷闷地这样说。

马修摇了摇头,他又往后翻了几页,上面画着一些模糊不清的画像和魔法阵。

“我觉得精灵和王子谁都不傻呢,因为他们都是爱着对方的呀。”

“……要是王子最后能找到精灵就好了呢。”

“是啊……”

伊万最后闷闷地笑起来,伸出手去拥抱马修,但是他的手,就那样径直从马修的身体穿了过去。马修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的同时,书也穿过了马修的身体,掉了下来。

还来不及作何反应,耀眼的光芒充斥了一切。

 

一个面无表情的棕发青年在两人消失在光芒之后,捡起了那本胡乱落在地上的旧书。

 

“巧合,凑齐了。”

 

7.我只愿与你结契

 

有着柔和面庞的金发青年将棉军衣的帽子带了起来。在暴风雪的状况下还固执地独自出来是个糟糕的选择。

但是他的确感受到了什么,作为整个军队唯一的将军级别的炼金术师,也没有人有阻拦他的理由。

这里因为异常气候的暴风雪,已经给大部分熊妖都发布了撤离指令,因为军方要对这里进行战略驻扎,如果再发现熊妖大概会被击毙吧。

可是要是有脱离群落的孩子,就会直接被击毙吧。

担心着这样的事情,他-炼金术士马修·威廉姆斯才在这样的天气下仍然独自出来慢步。

 

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这次独自出行的选择,他发现了一头落单的小熊妖。

紫水晶的眼睛半闭半睁,要不是奶油色的双耳比起刺目的白太过柔和,他就要错过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起来,结果还是惹醒了奶油色的小家伙。他本以为小家伙会跳起来攻击他,他都已经准备好了防御的法术,可是小熊只是开心地笑了起来,向他张开了双臂。

“阳光先生……”

这样低语着,又陷入了甜美的梦乡。

马修笑了起来,呆毛都晃了起来,把小家伙背到后背上,像背起了整个世界的幸福。

 

他脾气很好,人缘也不错,所以没人多嘴问过小熊的事。

他的小时候,被迫和弟弟分开,一个人在塔楼里学习炼金术,那个时候总是有一只毛茸茸的幼年熊妖赖在他身边陪着他。但是那只熊妖是被人类抓来玩乐的,没过多久就死在笼子里。

因为被迫参军,所以马修只能草草地埋葬了他。

他没办法放弃每一只遇到的熊妖,所以在退役前夕,还是选择了来这里。

 

小熊的名字叫伊万,虽说是小孩子,但好歹已经有了人形。

但是似乎一直没有和种群生活过,小熊非常地怕生,也不太会说话。

马修除了有时要去充当医生,剩下的时间就是在这里驻守,也乐得教会小熊说话、战斗和觅食的技能。

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用软糯的声音说出自己教给他的词语,一次又一次努力进行战斗的训练,一次又一次把挖来的成果在他面前举高高,他都会摸摸他泛着奶油色的头顶,看着他温暖的笑容,自己也跟着笑起来。

他和他分享每一顿饭,在小熊吃蜂蜜吃得嘴角全是时轻轻吻去,他和他分享每一瓶美酒,狂捏小熊醉了的红扑扑的脸颊,他和他分享每次一美梦,他会让他们一同梦到没有尽头的花园,闪着光芒的大海,不再下着暴风雪的雪原,然后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就这样印刻在生命里。

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

 

人类终究要自私地霸占一切。虽然小熊妖很安静,但是最终也是逃不过排查。

他无法和小熊一起安静地入眠了,看着小熊鼓起脸颊闹别扭的样子,也是忍不住哄他睡着,可是自己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他最终从床上起身,寻找让他离开这里的方法。

他向海姆达尔(注1)不断祈祷,他怎样已经无所谓了,只有他,我不能就这样放手。

他一直煎熬着,直到那位王子的到来。

 

一切都非常顺利,他成功赶在在别人因为赏金而举报他之前,完成了和小熊结契的仪式。

炼金术师一生只能有一个契约者,我将我的生命奉献给你,你将会跨越一切阻拦你的存在。

“去吧,伊万”,他为小熊整理好衣领,“一直一直,往西北方旅行。”

“可、可是,马蒂呢?”小熊的声音急的像是要哭出来,他也的确眼角泛泪。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他吻上他的唇,低语“Obliviate(注2)”

看着小熊一点点消失的背影,他终于毫无顾忌地大笑起来,转过身迎接他的死亡。

 

注1:北欧神话中的众神的守护神

注2:一忘皆空

 

8.次元断层

 

“欢迎您的到来,炼金术师的契约者,质点,熊妖·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

从记忆中脱离出来,迎接他的是在一个充满着漂浮着书,甚至连茶桌和椅子和他自己的在漂浮的空间里的,无机质的,毫无温度的声音。

那是一个棕发的青年,面无表情地端坐在他的对面,手边的茶杯里一看就不是茶,而他则拿着那本马修刚给他读过的,马蒂特意给他的旧书。他和那人深沉的绿眸对视,好似直面着无尽的虚无。

“……这里是?”

他爬起来(说实话他正在漂浮着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爬起来的),坐到那人对面的座位上

“这个世界的中央图书馆,掌管世界线因果律的次元断层。”

他依旧没有表情,简洁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你是?”

“中央的隐者,托里斯·罗利纳提斯。”

“那么,为什么要让我到这来?和马蒂和马修脱不了干系吧?马修去哪了?”

“我想,您已经察觉到了,您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马蒂先生通过炼金术士的契约,和那位一同把您送过来,也因此改变了全部世界的因果律。不过这正是和马蒂先生合作的那位王子先生的目的,”托里斯这样说着,随着手的动作在两人的茶桌上摊开了一本书,书上浮现了应该是莫伊莱(注3)的样子的纸片人,她们就在类似这里的地方编制着各种各样的线,托里斯向他解释说,那是命运的因果线之网,然后书自动翻过一页,他的纸片的人先是跨越了所有的线,沿着一条线往前走去,书又翻过一页,马修出现了,走在他旁边的一条线上,然后两条线交汇了时候,就这样戛然而止地断开了。

“您看,这样跨越最后就是断开的命运,我们的世界就要毁灭了。”
 明明是说着这样残酷的死亡陈述,甚至是给自己定下死亡的预言,托里斯也依旧是毫无感情的,仅仅只是陈述着。

“所以,我是质点咯?那马修呢?”

“马修先生也有他必须要去面对的事,您无权插手,”他这样说着,给了他一眼刀,警告他不要胡来,“我们继续吧。”

“您看,正常就要毁灭了,这个世界。但是任何正常的事情总会有些异常的例外发生,那就是凑齐奇迹的巧合。”

“凑齐奇迹的巧合?”

托里斯机械地点了点头,仍然毫无波动地继续说下去。

“感情的力量总是特别强大的,既然能开始这一切,自然也有他结束的方法。这三个巧合就是:路线的交合、信物的交换、最初的根源。”

然后他手划过,是马修落到他面前,他们给对方别上勋章,马修给他念书的画面。

“巧合凑齐了,奇迹就这样发生了,我可以直接邀请你来我这里的空间断层,让除了契约之外的所有法术消失,现在,你可以选择任何一个世界,选择任何一个结果。”托里斯站了起来,同时让伊万也站了起来,托里斯微微鞠躬,向他做了个“请”的手势,却依旧毫无起伏。

“您现在,可以引发任何的奇迹。”

“在那之前,我要看到马修才行。还有,马修的透明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是路线交合的原因,那个马修·威廉姆斯已经因为您死去一次了,只有身为幽灵的他才能做到路线交合。至于您一定要见到他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

 

注3:希腊神话中的命运三女神的统称

9.夜莺之悲泣

 

他们从小就被要求一定要隐藏起身份,因为他们是和非人异常亲近的炼金术师后代。

是和那些不被人类所欢迎和承认的真正的自然与幻想的物种为伍的炼金术师。

因为将来要走的路不同,兄弟两人很少能有一起行动的时候。

当他们能够像兄弟一样并肩玩闹时,他们两人会远离城镇里那些宣扬妖精是罪恶的源头这种满口胡言的传教士,游手好闲的混混,满口怨言的主妇,来到城镇那边的向日葵田,还有更那边的有着妖精小姐的森林。

最近他们在那片森林里,发现了很可爱的熊先生。

 

“伊万先生,伊万先生!”

“怎么了,妖精小姐?”

“你看那边两个金色的小脑袋,是不是很可爱啊!”

“……”他愣了下,然后微笑起来,“的确,很可爱啊。”

 

他、他笑了……

两个金色脑袋之一的,有着垂下来没精神呆毛的小马修,看着熊先生的笑容,突然就脸红了。

“嘿!马蒂,看招!”

“呜哇哇哇!笨蛋啊尔,你干什么啦!”

背后仍然拿着果壳摆出投掷姿势的,有着高耸起来精神呆毛的金色头发的阿尔弗雷德,正因为自己的偷袭得逞而嘻嘻欢笑着。

“不服气你就来追我呀!”

“哼!”马修倒是没有立刻去追他,而是下了个障碍咒,让那家伙摔了个底朝天而已。

 

“呵呵,关系真好啊,你们两兄弟。”

“啊、啊、”

但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抱着蜂蜜罐子的熊先生已经走到他面前来了,身边飘着几只嬉笑的小妖精。

“对、对、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我们的小马修脸一红,紧张的低头鞠躬拽着阿尔就跑了。

熊先生一脸呆萌地抖了抖奶油色的耳朵,舔了口蜂蜜吃,喃喃自语。

“我有那么吓人吗?”

 

熊先生好高啊……是怎么长成那么高的呢……

后来的小马修一个人趴在窗台上托着腮胡思乱想。

 

之后又过了好久,兄弟俩的爸爸妈妈又不知去了哪里,阿尔被派去了遥远的海岛,只剩他一个在这个阴沉沉的小镇上,每个人都只想着能不能从见不得人的交易里得到点能让压抑的生意变轻松的东西。每一天每户人家总是传来哭喊声,或是谁谁又死了。现在已经在酒馆成为学徒的他再也没有机会再去看看森林里的妖精和熊先生了。

 

“你们知道吗,森林那边,绝对有什么东西!”

“是吗?是不是那种邪恶的妖精?”

“听他们说是的呀!诶呀呀!真是走了大运了!”

“有权贵的人一定喜欢吧!哈哈哈,这下子还看那个贱娘们说什么我没出息,这就让她瞧瞧!”

“不过不过,听说那里有只最值钱的熊妖呢!”

“熊?完了,我手痒了,我们哥们几个走吧。”

“走走走!趁着着酒劲,没什么老子我做到不到的!”

几人男人拿着火柴和猎枪走了出去,还有一个摔碎了盘子,急慌慌冲出去的金色身影。

 

被追上了、被追上了。

不能对普通人施展法术,现在在这里,已经没有办法逃脱被追上的事实了。

不过,他们好像把我看成了熊先生,这样就好了。

“熊先生,精灵小姐,快逃————————!”

子弹穿透过去了。

 

可是、可是他还想,还想看看,看看会那样温柔笑着的熊先生啊。

 

他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站在城镇的闹市区中央,静静站着,却没有人注意到他。

悄无声息。

 

“您醒过来了吗,幽灵炼金术士·马修·威廉姆斯先生。”

托里斯依旧用着毫无起伏的声调,询问在伊万怀里醒来的马修。

伊万则是一直紧紧地、紧紧地抱着他的恋人。虽然他根本不能碰到马修的存在。

马修则是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庞。

“这是我做过的,最不后悔的事情。”

 

“说到底,什么奇迹,什么巧合,什么改变世界线,”托里斯仍旧面无表情,一直静静地站在一边,“都只是命运的夜莺罢了吧。”

 

10.扭转法则的复活

 

“那么,到了该让您做出抉择的时候了,伊万先生。是原本的世界,还是这个世界,还是改变了的原本的世界,您究竟,要引发怎样的奇迹呢?”

 

现在已经是抱着一片虚空的伊万低垂着头,好久都没有开口。

最后,他带着一如往常的笑容,抬起了头。

 

“和马蒂在一起的时候,万尼亚就最不会做选择题。 

  和马修在一起的时候,万尼亚也最讨厌做选择题”

 

“我们要战胜孤独,所以,我哪个都不会去选择。

  我要创造的,是会让所有人都幸福的世界。”

 

托里斯一直毫无变化的表情终于出现了裂痕,他惊讶地睁大了双眼,眼前浮现出和说话的人有着相同容貌的士兵。

最后,他终于让眼泪流出眼眶,微笑起来。

 

“你所说的,不愧是奇迹啊,伊万先生。”

 

“那个,店主先生,展示柜里的那个小熊和向日葵的勋章可以给我包起来吗?”

赶稿赶得昏天地暗的小说家店主先生·马修·威廉姆斯本来头也没抬,就说出那句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台词,“对不起先生,那个是非卖品。”

“诶~可是万尼亚觉得那个向日葵好厉害的呢~”

马修立刻抬起了头,奶油色的青年正用阳光下的紫水晶对他展露盈盈笑意。

“虽然只是一些小戏法而已,您能喜欢真是太好了呀。”

他也笑了,站起身来拥抱他。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END-

注1:北欧神话中的众神的守护神

注2:一忘皆空

注3:希腊神话中的命运三女神的统称

 

露加篇后记

首先感谢阅读到现在的你,非常感谢您能赏眼我这篇拙作【鞠躬】

大家好,我是甜橙之称。

这是西幻十题写出来的第一篇,但在发生顺序上其实是倒数第二篇:西北的巧合构筑奇迹。

那天在重新看到凛冬将至大大的西幻十题之后我的脑洞就关不上了,后来确定自己能写了之后就立刻找到大大要了授权,然后脑洞就开始不断不断地开。

这篇里剧透了第一篇和最后一篇的部分剧情,还有除了这一篇之外所有的第十题为什么能再次相遇的剧情。第一篇是白立,就是王子和精灵的故事,最后一篇是露立,是同样是质点的除了这两个世界的士兵露和隐者立。其实变成这样的锅全都是第一篇,这一篇的第八题和第十题是对所有的第十题的解密,真正的全体伪解密是露立那篇。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欢迎用各种方式来向我提问。

虽然故事的发展顺序一开始就定好了,但是每一天刷露立和露加的TAG都毫无动静,又看到羽安桑有些抱怨性质的话,立刻当机立断,除了露立之外的又觉得都能打乱顺序,于是就写上了。

谁知写着写着脑洞越开越大,字数也越爆越多,把这里的熊妖露也写成了质点,也就有了军人加和小熊妖露的故事,熟悉我的人看完这篇一定就知道我本命里肯定有一个加了(死了两次)【喂

这次的故事我主要想要写出那种命运感吧,不管是在命运下的无力,还是无论如何会相爱的人们总是会在命运的巧合下相遇。

对于爱情,一眼,抵过一生。无关任何,爱上就是爱上了,无关真假。

然后其实让所有人都幸福的世界那个是因为无\产\主\义写的,完全和露性格不符了我错了……【土下座】但我真的觉得露会有这种倾向啦[笑cry]

然后从决定先写这篇是昨天的十一点一直一边开脑洞写到了今天三点,睡了一觉下午一点起来继续写然后一直写到五点,五点在零下三十几度的寒风下去买了饭回来吃,然后家里又来了客人,八点又重新开始写,写到现在九点多。一共一万多字,也算一气呵成,倒是没怎么卡文,反正我自己写得真的非常开心w

所以麻烦大家轻喷,虽然我真的知道我写得不好QAQ对不起!

谢谢提供题目的凛冬将至大大,谢谢创造出这样出色角色的日丸屋老师,当然,还要再次感谢一下能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当然,西幻十题还有好多篇呢,不过每一篇cp都不一样,完结了会放出目录来,我会加油w

甜橙之称于2016年1月19日 一个飘着小雪的晚上。

 

 

评论(11)

热度(32)